江口明末战场遗址考古再获重要成果 首次发现蜀
— 2018-04-23 14:12 —
此次出水文物中,和张献忠大西政权有关的文物仍然大量出现。其中包括了数十枚“西王赏功”金、银币,张献忠册封妃嫔的金册,也有重达50两的大型银锭等文物。其中,大型银锭上大量出现四川地名,为研究张献忠在四川的活动范围以及实际控制范围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实物证据。

  记者看到,这些银锭虽然沉入江底后已变得乌黑,边缘部分也有损坏,但银锭上的文字依然清晰可见。新津、双流、温江、灌县、德阳、绵竹等10多个地名均“银”上有名。刘志岩说,去年出水的银锭中,曾有“长沙府”等各地官府字样,这些线路与张献忠军队的行进路线记载相符。而张献忠进军四川以后,这些刻有川内地名的银锭,便是最直接的证据。

  据介绍,此次发掘还出水了金、银碗以及发簪、戒指、耳环等金银首饰,相比去年出水的也独具特色。未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将对出水文物进行保护检测和修复,并策划出水文物展以及加快博物馆建设,让文物尽快与公众见面。

  此次考古发掘成果丰硕,但文物出水数量的减少、没能发现战船船体遗存等问题,仍然困扰着公众。对此,考古方进行了解答。


  相较2017年度首期发掘的3万余件出水文物数量,今年的文物从数量上而言下降了。这是否意味着未来的发掘文物数量还将递减呢?对此,考古现场负责人刘志岩直言:今年的工作重点在于尽可能探索遗址范围和文物遗迹的分布规律,找文物本就不是重点。并且发掘面积减少一半,因此文物数量减少也很正常。省考古院院长高大伦则表示,去年公布了文物分布区面积为100万平方米,然后在一期考古中就发现了大量文物,“当时我们就说极可能找到文物核心区,但这片遗址范围内也可能存在多个核心区。这种推测,到现在都尚未确定,需要继续展开考古调查以及科技考古做出更准确的判断。”而随着考古工作的推进,出现再一次大量文物的集中出水并非没有可能。

  为何千船开战找不到船体遗存?证明江口为明末战场遗址的又一证据,便是被击沉的战船船体,但两期的发掘中,均无船体遗存发现,这又是为何?这同样与遗址分布面积过大,而考古发掘面积目前只有其百分之三有关。省考古院公众考古中心主任李飞透露,本年度的考古发掘确认了遗址的性质,在遗址范围和文物分布规律的寻找方面有所突破。但限于遗址的特殊埋藏环境和现有技术等主客观条件,还需继续工作。如今大量船钉的出现,已为沉船提供了铁证,寻找到沉船的遗存,可能只是时间问题。


  公众考古让江口文物“活”起来

  在2017年度的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中,江口明末战场遗址积极开展的公众考古,成为获评“十大”的重要原因之一。在二期考古发掘中,同样以招募志愿者以及开放考古现场的方式,在公众中推广考古。

  据介绍,在一期发掘中,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同时启动了志愿者招募。征集令一下,600多人报名,最终精挑细选了十几名。今年收到700多个申请,录用了9名志愿者和实习生,其中还包括了伦敦艺术大学艺术史专业的学生。经过岗前培训,他们在现场和考古人员几乎展开了一样的工作:考古发掘、整理出水文物资料以及进行相关的文物保护。切身参与到考古工作中,让志愿者对神秘的考古有了更真实的体验。今年4月18日国际古迹遗址日,遗址面向公众开放,100名志愿者慕名现场参观,与考古亲密接触。

  为了让文物“活”起来,省考古院为此展开了大量工作:考古现场负责人刘志岩的微博拥有300多万粉丝,向公众推广考古是他微博最重要的内容。在遗址一期发掘以后,考古相关负责人相继走进央视揭秘沉银,在四川省图书馆等地举行公众讲座。刘志岩和省考古院公众考古中心主任李飞还分别回到母校厦门大学和北京大展举行巡回演讲,并走进彭山为学生和公众举行成果普及,解读文物背后的历史。为此,在2017年度十大考古新发现揭晓的新闻发布会上,评委直截了当回应公众考古为江口项目入选“加了分”。